陕西在线,陕西新闻网,陕西信息网,陕西信息港,陕西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陕西学校 >

忆“竞存学校”

时间:2018-01-14 09:3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xbamm.cn
忆“竞存学校”——怀念车向忱校长

车向忱(1898—1971),原名车庆和,调兵山市大明镇顾家房村人,1929年同阎宝航、张希尧等发起组织“辽宁省国民常识促进会”并被推选为该会主任干事。创办民众夜校,提倡平民教育,同时还兼办《常识半月刊》。曾历任辽宁省副省长、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等职,并被选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1935年的春天,九一八事变后,在远离东北数千里之外的陕西省西安市出现了一所专为东北流亡儿童创办的“私立东北竞存小学”。它的创始人和校长是我国著名的教育家车向忱(庆和)。

“竞存”(后又增办中学)在十年中,曾两度迁移校址,培养学生达数千人,其中有百余人投奔革命圣地延安,有的直接参加了八路军。同时,这个学校掩护了一批地下******员。

车老不仅是一位热心于教育事业的民主人士,而且还是一位老地下共产党员。这一点,不仅在他生前没有公开,就是在身后也很少有人知道。下面就我所知回忆如下,以资对母校和车校长的怀念。

“竞存”学校新事多

我入“竞存”的时候,还不满十二岁,可是,由于流亡,我已走过了六个省份,经历了六所学校,有公立的、私立的,有教会办的,还有少数民族办的。这些学校,虽各具特色,但总的说来,不过是大同小异。我的印象中,只觉得“竞存”的新鲜事儿多。

第一件,“竞存”是私立学校,私立学校不收学费,已很新鲜并且令人纳闷了。更令人纳闷的是在学校购买课本一律半价。有一次****让我们准备钱买生活书店经售的常识课本,并且告诉了价钱。我当时多了个心眼:反正价钱一样,何不上书店去买,自己还可以挑一挑呢!谁知书店的价格却高出一倍,我以为是店员弄错了,他就把书后定价指给我看,果然不错。结果,还是到学校用半价买了书。

第二件是“男女平等”。这在今天是毫无新鲜可言,而在当时那三十年代的旧中国,还是个十分时髦的口号呢。

我刚入“竞存”不久,就有同学主动向我介绍说,咱们学校讲“男女平等”,不许歧视和欺侮女同学,连“俺们男生,你们女生”这样的话叫****听见了,也得挨批评。同学之间,不要分什么男女,应该象一个大家庭的兄弟姐妹一样,团结友**、亲如家人。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的学生自治会(相当于现在的学生会)主席就是个女同学。她留着短发,身穿一套黑色的**服,当时一般学校女生都是梳一根辫子,穿旗袍或裙子。她朝气勃勃,非常精明干练,也没有丝毫傲气。她是我们同学所尊敬的一位大姐姐,可惜我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1938年春天,她还代表我们学校参加西安市慰劳团,到潼关一带去慰劳前方的**日战士,回来后,还把活动情况和**日将士的高昂士气向全校师生作了介绍。

第三件,开学后不久,****宣布在我们四年级要开一门新课——北方话底新文字。****说:我们现在学的方块字,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它有功有过。过就是难认、难写、难记。将来中国文字要改成“新文字”,它好学、好认、好写,还好记。这门课在一般学校是没有的。****说,我们以后还要学“世界语”;学了“新文字”再学“世界语”就方便多了。我和同学们听了,都怀着好奇心和新鲜感来认真地学习这门课程。

这门课程是由我们的级任导师、国语****兼任。他讲课认真、耐心、直观、形象,于平淡的语调中蕴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引力。例如,他在讲第一个字母“a”时,一边在黑板上写,一边告诉我们,这个字母念“阿”,就是“阿弥陀佛”的“阿”。你们都知道大肚子弥勒佛吧,你们看它的肚子有多大!他说着特意把其中的“a”画得大些。大家都在会心的笑声中牢牢地记住了“a”的发音和写**。再如,“b、p、d、q”四个字母,可以说是初学者的难点,他也都能通过生动形象的比喻使我们很快就区分清楚,读写都不至于发生错误。他的教学,无论在当时或以后,都对我有着重要的影响。只是我这个不肖的学子,几十年来竞无论如何也记不起他的姓名来了……。“新文字”虽因种种原因未能实现,但它对我以后学习语音和****都颇有补益。

间食和午睡

我们东北竞存小学很重视学生身心的健康成长,根据年龄和生理特点,每天都安排有间食和午睡。

每天午睡课间有一次间食,到时有附近饭铺送来烧饼、油条,也可以自己从家里带。规定在统一的时间吃,这是**度。习惯以后,也就没有吃零食的了。少年和成年人毕竟有许多不同之处,成年人都是从幼年度过的,可是有些成年人,特别是做幼年人工作的人,却忘记了幼年人的特点。

午饭后上课前是午睡时间。这个时间,同学们一般都来到学校,坐在板凳上趴在书桌上睡觉,个别离家近的也可在家睡。同学们都很遵守纪律,午睡时没有打闹的,到时候还真能睡着,并且形成了习惯,也用不着****来管。

午睡,换来了午后和晚间的充沛精力。那时晚间经常有****活动。当时不觉得怎样,年纪大了以后才懂得午睡的意义。

午间也有不想睡的时候,便邀集三、五个人偷偷钻进学校院后的城墙防空洞里,摸黑走也不错。那里冬暖夏凉,又特别静,我们也都不出声音。静,也给人一种快感。摸着黑拐弯抹角向前走,眼前透进一束光线,那是从靠城墙外侧的通气孔射进来的。趴在通气孔可以看到城外的景物,外面的人却丝毫也发觉不了我们。这时,又会有一种神秘的胜利的快慰,这是从阴暗处窥视光明的快慰。

不知是谁第一个想到了从通气孔钻出去的主意,这真是一个好主意。那么小的通气孔,我们竟能一个个地全部都钻了出去。虽然只有一墙之隔,实际只是一砖之隔,这里却别有一番景象。我们不敢走远,怕耽误上课。

结业典礼小插曲

1938年7月初,举行结业典礼,会场设在校内(小湘子庙院内中间)的一个教室里,搬走桌凳,师生都站着开会,会场布置得简单朴素,气氛严肃,纪律井然。

在这个会上,我得到了第一张******书,并且名列第一。******书是颜色发黄、质地粗糙的八开纸,竖写、油印,毛笔填写的姓名,各科分数和年月日,同时注有名次,在年月日处盖有方形校印;在“校长”两字下用毛笔楷书写着“车庆和”并盖同名印章。

对于这份****,我是极为珍视的,在那以后的十几年中,我虽颠沛流亡,几经艰险,但一直将它珍藏在身边。直到1951年2月,才将它及中、大学校的证件一并交给了我当时工作的辽东省安东师范学校的党组织。

车校长在典礼上讲了话。他身材矮小,光头,身穿褪色的蓝布大衫,脚下布底鞋,满面红光,毫无“官”气。说话嗓门不大,给人一种亲切自然的感觉。

在这个典礼上,曾发生一个小小风波,我愿如实记下,因为它很能显示车校长以身作则、不徇私情的品质。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